帮姥姥完成夙愿
打印

期末考试前的一次测试,上四年级的女儿写了篇作文,题目是《回到那个时代,找到那个人》。

看过她的考卷后,我的眼泪就掉下来了。这是一篇穿越文,大意是这样:女儿发明了时光机,回到那个战争的年代,找到一个叫李富海的人,说,我是您的曾孙,我叫周小右,我能给您拍张照片吗?您的女儿从来没有见过您,我想拍张照片给她看。拍完后,女儿就坐着时光机回到了家里,把照片拿给了姥姥,姥姥看着照片连说:好!好!流下了激动的眼泪。

作文老师给了满分。

这是我们家的一段往事,没想到孩子记到心里了。

我母亲还在她母亲肚子里的时候,她的父亲,也就是我的姥爷,告别家人,跟着部队去打仗了。这一走,再也没有回来,跟无数的战友一起长眠在了大别山。姥爷是家里唯一的儿子,从离开那一天,他小脚的母亲就过上了左眼皮跳完右眼皮跳的不安生日子。村里人跟姥爷的母亲说,她的儿子李富海入党了,说党员就要干革命。

从此,每当有人从外面回来,姥爷的母亲都会拉着人问,有没有听说打仗的事,打赢了还是打输了,有没有见过她儿。问着问着,我母亲就出生,并渐渐长大了。

就这样,八年过去了,全国人民欢天喜地迎来了新中国成立。只有他的父亲,母亲,妻子,女儿还在等,等他回来。终于有一天,县上来人了,送来了烈士证书和军属光荣门牌,还有一些慰问金。

这既是一个确切的消息,又是一个绝望的报丧。姥爷的母亲从撕心裂肺哭到沙哑无声,反复说:我的儿啊,我就这一个儿啊!

那年我母亲八岁,比我女儿现在还小。母亲回忆说,不知道天塌下来是什么感觉,只是觉得天黑了,黑漆漆什么也看不见,所以她就回屋里睡了。喊也喊不醒,除了中间被叫醒喝几口粥以外,就是一直睡。就这样睡了三天三夜,才觉得天亮了。

我的姥爷终于有了下落,但是,他再也回不来了。

我的母亲每次去烈士陵园祭奠都会泣不成声。她总会给我们讲这一辈子唯一一次“见到”她父亲的情形。那年,她的奶奶弥留之际,她跟家里人一起守在旁边。到深夜,她说有点儿累,想睡会儿,很快就睡着了,紧接着做了个梦。有个年轻人,穿着干净的浅蓝色长衫,头发很短,长脸盘儿,大眼睛,又文雅又好看。我母亲问,你是谁?他说,我是你爹。我母亲听了大怒,说,你这么年轻,怎么可能是我爹?他坚持说,我就是你爹。争吵之际,我母亲醒了。她向我的姑姑,伯伯们讲了这个梦。他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说,这就是你爹,你爹就是长这样。她就这样“见了”她的父亲一面,在梦里。

这个梦,母亲也给我女儿讲过。七十多年过去了,这种事对于小孩子还会产生多大影响?没想到,女儿往心里去了,那个没有见过自己父亲的悲伤故事可能打动了她,在她心里埋下了种子。所以在考试中,从笔端流出一个愿望:怀念那个牺牲的年轻人,帮姥姥完成一个夙愿。

2017年,我工作的单位编辑出版了一套9卷本《中国共产党人的故事》,书里收录了400余位共产党人悲壮的故事。之前,在我的意识中,那些为共和国献出生命的人只是一个个冰冷的数字,他们与我们隔了差不多一个世纪。等各地党史办陆续把故事发过来,我们开始审读编辑稿件的时候,几乎所有的人都陷入到一种激动情绪中,几乎每天都会有人看稿件看到落泪。那时候,我们才知道,那些看起来毫无关系的人,与我们每个人别无二致,他们有血有肉有亲人。不同的是,他们更勇敢,为了信仰,为了他们看不到的未来,可以放弃一切,向死而生。

每一位烈士都不只是一个人,他们在献出生命的同时,伴随了无数家庭的破碎。书中收录了烈士许包野的故事,他会多种外语,留学归来,白色恐怖中,告别新婚的妻子,走南闯北,最后在河南省委书记的职位上被捕,受尽折磨后牺牲。他年轻的妻子用了一生的时间在寻找他的下落,直到临终前,向组织献出了许包野从苏联带回的她保存了五十多年的遗物,然后与世长辞。当战火硝烟已经远走,我们再去回望那个时代,寻找那些人的时候,他们英勇的坚守都变成了故事。

我时常会想,如果时光是一列火车,运载着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一路走来,那些长眠的烈士就像铁轨上的一排排枕木,用血肉之躯铺就盛世之路。他们沉默不语,坚实承重。


上一条:百家书
下一条:杜鹃红遍武夷山
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