骆驼刺
打印

在沙漠和戈壁深处,总能看到连片的骆驼刺,葱葱郁郁,尤为显眼。

远远看上去,骆驼刺像一只只巨大的绿刺猬蛰伏在极旱之地,走近却发现它也有着刚中带柔的特质。骆驼刺往往长成半球状,多茎,无主干,根部茎略粗,茎上和枝杈上长着密集的,长而粗的刺,叶子相对稀疏,叶片小而绵软,呈椭圆形。虽然寥寥几笔便能概括骆驼刺的全貌,但是细想却无不赞叹它生的卓尔不群,不与清水绿泽为伍,不与鲜花繁草为伴,坚守在被誉为生命禁区的戈壁荒滩上。一场春雨,足够其一年的生长之需。

每年三月,吐鲁番的风季到来,风时大时小,有时能持续两个月,甚至更长。在这干热少雨的吐鲁番,助长了风的威势,肆虐的风像天地间乱舞的巨大魔手,有时扬起沙尘,有时拔起大树。然而对于骆驼刺,再大的风也无可奈何。

骆驼刺不屈不挠,是因为它有足够强大的根系,能扎入地下20多米,靠这扎实的根基,它迎风而立。

五月,吐鲁番进入最炎热的季节。城区街道两旁的榆树,柳树,桑树,杏树,有的吐出油汁,有的卷着叶儿。然而,就算是这已然逼近水开的温度,却还能在火焰山附近找到几株骆驼刺,翠绿依然,仿若智者,在沸腾喧嚣的世界里观海听涛。

从八月开始,吐鲁番的极热稍稍退去,昼夜温差凸显,驰名中外的无核白,香妃,美人指等各色葡萄品种陆续上市。此时,骆驼刺也进入了盛年,它会随着戈壁的风,用自己的针刺扎破叶片,从伤口处流出汁液,再经风吹日晒,汁液凝成琥珀似的小块,当地人称之为“刺糖”,可药用,足见骆驼刺并非只能抗旱固沙。

十月,吐鲁番短暂的秋天来临,大量的葡萄干,瓜果上市,骆驼刺也进入休眠期,它的身上挂满了红色或红褐色的荚果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到了秋末,骆驼刺的叶,茎及刺,由绿变白直至枯黄,然而挂在枝头的荚果却“岿然不动”。这些荚果将挨过漫长的冬季,直到来年春天,骑上大风的脊背,寻找适宜的地方落脚,在春雷细雨中,扎根,吐芽。

“酒泉西望玉关道,千山万碛皆白草”,此间的“白草”便是骆驼刺。岁月更迭,骆驼刺依旧是戈壁卫士。它以磅礴的根为信仰,顽强笃定,静守初心。以坚韧不拔的意志,与狂风斗,与旱兽斗,与沙魔斗。默默向人们诠释:生命无论在多么恶劣的环境下都可以旺盛。

若某天,你在茫茫荒漠迷失方向,不期偶遇一株骆驼刺,相信,在它身后的不远处,定是一片希望的绿洲。



下一条:鲜活的春天
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
Baidu